长三角建筑房地产律师团队 江浙沪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网 高级查询
返回上海律师朱小锋工作网站首页
 
网站首页 在线咨询
律师介绍 联系方式
专业特长 个人随笔
诉讼指南 回头释案
成功案例 收费标准


    咨询热线 136 6153 6641

刑事案件   婚姻家庭案件   建设工程案件   企业法务   交通事故

咨询电话:136 6153 6641

传真:8621 6439 7370

地址:上海市中山西路2025号永升

大厦1510-1513室  来访线路

--== 在线咨询 ==--

网站首页 -> 热点透视 -> 刑事热点 -> 文章正文 
 
刑法八修: 死刑减少 刑期延长
作者:田煜 居杰 来源:网络 添加时间:2011年4月28日 阅读:

    本文来源于居杰的博客,点击查看原文

    《刑法修正案(八)草案》首次提请人大常委会审议。这是13年来,《刑法》较大规模的修订,刑法改革在谨慎寻找平衡点的同时,开始进入“深水区”:死刑减少、刑期延长。
    学界认为,尽管所取消的13个死刑罪名在司法实践中极少适用,但亦足以体现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以及中国刑法总体改宽的动向。至于中国刑法下一步,更大范围取消死刑罪名,乃至逐步废除,记者采访到的刑法专家认为,恐怕需要等待更恰当的社会时机。改革需要一步一步走,步伐太大,可能会造成民意反弹。

减少五分之一死刑罪名

    中国刑法又将面临一次大改。在8月23日至28日举行的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上,《刑法修正案(八)草案》(下称草案)首次提请审议。
    尽管按照常规,草案将再经过两轮集中讨论,才能有所定论,但此次修改的主要内容,已是广为人知:死刑减少、刑期延长。而这二者,无疑是“动”了刑法之根本。如此大的改动,亦是此前历次刑法修订未有之事。
    自1999年12月25日第一次修订刑法至今,中国刑法已历7次大修。与此前历次修改相比,此次修改广度和深度,都有显著突破。
    在广度上,修改涉及实质内容的条文共46条,相当于前六个刑法修正案条文的总和;在深度上,此次刑法修改首次涉及对总则的修改,从而对刑罚结构进行了系统调整。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主任李适时在草案立法说明中指出:“中国的刑罚结构总体上能够适应当前惩治犯罪、教育改造罪犯、预防和减少犯罪的需要。但在实际执行中也存在死刑偏重、生刑偏轻等问题。”此次修法,正是意在解决死刑偏重、生刑偏轻难题。
   将被取消的13项死刑罪名具体是:走私文物罪走私贵重金属罪走私珍贵动物珍贵动物制品罪走私普通货物物品罪票据诈骗罪金融凭证诈骗罪信用证诈骗罪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发票罪伪造、出售伪造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罪盗窃罪传授犯罪方法罪盗窃古文化遗址、古墓葬罪盗掘古人类化石、古脊椎动物化石罪等。
    对此,中国法学会犯罪学研究会副会长陈忠林向《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表示,中国死刑罪名总共有68个之多,现在一次性削减13个,相当于减少了五分之一的死刑罪名,“是很大的动作”。

全面废除死刑 需恰当时机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时延安将此次修法形容为“无可比拟”。他告诉记者,从某种意义上说,此次动作有点过大了。
    “我甚至觉得,如此大动作,应考虑由全国人大通过,而不是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像数罪并罚最高刑期的调整、对死刑制度的调整等,都属于对刑法基本法律规范的调整,应当由全国人大通过更为合适。”时延安说。
    而因为早在此次常委会召开前的一个月,就有媒体对此次修改动向进行过报道,普通民众与学界精英在死刑存废、死刑罪名减少等问题上,已有过争论,此次常委会会议一开,尖锐对立的观点就摆上了台面。
    其实,三年前,就曾有刑辩律师呼吁废除贪官死刑,在网络上引发过一边倒的反对声浪。这样的激烈争议,在此次刑法大修中,舆情再次出现,而民意对保留贪官死刑亦是没有任何退让的倾向。
    多家网站的民意调查则显示,多年来,民众对废除死刑的立场变化不大。呼吁废除死刑或减少死刑的声音多数来自学界,尤其在废除贪官死刑上,普通民众与精英阶层更是针尖对麦芒。
    记者采访到的多数学者认为,此次修改,通过减少死刑罪名和完善假释、死缓等规定,体现了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不过,对于死刑削减速度此后会否加速,甚至废除部分死刑罪名,学者都表示并不乐观。
    据中国法学会刑法学研究会会长赵秉志介绍,1997年修订刑法前,我国刑法立法中可以判处死刑的罪名多达71个,尽管1997年刑法中罪种数略作减少,但也只是减少了3个罪名。
    中国刑法中死刑罪名多,加之司法实践中对死刑的过度适用,让赵秉志感觉死刑罪名当逐步取消,乃至废除。但无论是部分取消,还是最终废除,短时间内来看,难度都极大。
    2009年时,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就死刑废除问题在全国范围内进行过民意测验,测试结果发现,绝大多数民众都反对废除死刑,但能够接受减少死刑的适用。
    赵秉志也提出,中国可以分三个阶段逐步废止死刑:一是到2020年,逐步废止非暴力犯罪的死刑;二是再过十到二十年,进一步废止非致命性暴力犯罪(非侵犯生命的暴力犯罪)的死刑;三是最晚到2050年前,全面废止死刑。
    时延安教授向本报记者表示,他赞同赵秉志教授的观点。但是对于具体时间表,他表示很难预料。“全面废除死刑,恐怕需要恰当的社会时机。目前来看,整个社会缺少宽容的心态,缺少对他人权利的尊重,这都会阻挡废除死刑的脚步。”

“实践中极少适用”

    “这是中国自1997年刑法对死刑罪名原则不变、略有调整以来,事隔13年之后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开始减少死刑罪名。”参加刑法修改的中国政法大学曲新久教授认为,废除13项死刑罪名是此次修改中的最大亮点。
    陈忠林则向记者表达了他的担忧。他认为,在我国社会矛盾凸显、治安形势严峻的情况下,取消死刑的时候一定要慎重。因为,非暴力性的犯罪不一定就不威胁人的生命,在现实情况下,很多非暴力事件也完全可能直接造成危害人的生命的后果。
    对于此次刑法修改,取消主要涉及纯经济犯罪类型的死刑罪名,他认为是适当的。“实际上,这次拟取消死刑的条文,在实践中已经极少适用了。比如说盗窃罪,除了盗窃珍贵文物和盗窃金融机构以外,即使按照现在法律的规定,也不会适用死刑。”他说。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副院长王平亦持此看法。他表示,挑一些罪名取消死刑,先挑谁,有个顺序问题。而这次挑出来的罪名,

“总体上来说是合适的”

    “比如传授犯罪方法罪,这种犯罪判死刑,现在看来太重了,但在80年代的时候也有合理性,一些老流氓教小流氓干坏事,造成了很大混乱,当时立法对他们严厉打击是出于时代、国情的需要,不奇怪。但现在已经时过境迁,传授犯罪方法的人他自己没有去实施犯罪,只是传授了方法,因为这个就判死刑似乎太重了。”王平说。
    王平认为,挑选哪些罪名取消死刑,是做了研究的。“比如走私枪支弹药、走私毒品,这些犯罪的死刑仍然保留,而对一般的走私取消了死刑;再比如金融诈骗实际上等于是经济犯罪,也挑出来一些把死刑取消掉。”
    陈忠林告诉记者,根据时代发展的需要,逐渐取消一些死刑罪名,是一个总的趋势。“但有一个底线,严重危害人的生命健康、危害公共安全、危害国防安全,这些犯罪的死刑在中国现阶段恐怕很难被取消。”
    记者了解到,此次拟取消死刑的罪名,基本都不涉及上述犯罪。有评论据此认为,刑法修正案拟取消的13个死刑罪名,以包括盗窃罪在内的侵犯财产类犯罪为主,充分体现了第八次刑法大修的务实性,“因为法律是多数民意的体现,而尊重民意是一部法律能够成为良法并得以顺利实施的条件。”

“加大生刑执行力度”

    与“死刑过重”对应,另一长期遭学界乃至司法实务界诟病的现象——“生刑过轻”,亦有望通过此次刑法大修解决。
    根据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陈兴良的调查,字面意义上的死缓、无期徒刑,实际执行时基本上不会是缓期两年执行死刑,也根本不可能一直无期下去。前者变为平均执行18年,后者则平均执行15年。
    另有不少学者认为,有期徒刑最长15年,数罪并罚最长20年的刑罚,太过短暂。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张军曾主张,设立20年、30年以上的长期刑,以逐渐减少死刑。这种观点在刑法学界颇为流行,有人甚至提出设立终身监禁刑来逐步代替死刑。
    对此,陈兴良打比方称,如果说我国刑罚的整体威慑力是100分,死刑贡献了80分,生刑贡献了20分。随着对死刑的控制越来越多,死刑所占的分值越来越低,生刑的实际执行情况就越显得重要。
    据最高法院有关人士透露,死刑复核权收回以来,超过10%的死刑案件被改判为死缓或无期徒刑。“死刑复核后给改判成无期,无期执行了没几年就放出来了,被害人家属会怎么想?”最高法院刑庭一位法官说,“少杀”在一定程度上必须依赖于“长关”。
    据了解,立法机关此前的想法是,对废止死刑的罪名考虑配置刑期较长的有期徒刑,对那些不适用死刑或死缓的严重犯罪人,限制适用减刑或者假释,并有可能适当提高个别情况下严重暴力犯罪数罪并罚后的总刑期,让其超过20年。这些在草案里,最终都有所体现。
    “此次刑法修改,不是简单的减少死刑,而是在减少死刑的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大了生刑的执行力度。”中国政法大学刑法教授阮齐林强调,减少死刑和加大生刑这两大举措是配套的,不能把这两者割裂来看。
    陈忠林向记者表示,之所以如此改,是因为生刑如果过轻,判死刑的人和判无期,甚至死缓的人,所受待遇会是天壤之别。“前者直接执行死刑,后者十来年后就可能出来,但是所造成的社会危害性可能只相差一点点。”
    对于草案里规定,数罪并罚后,最高刑改为有期徒刑25年,以及死缓改为有期徒刑20年,陈忠林认为,后者“有点轻了”。
    “欧洲在上世纪90年代末废除死刑时,开始是用无期徒刑来取代死刑,在上世纪90年代末又改为执行30年的有期徒刑刑期。比如,意大利在废除死刑的时候,就是用无期徒刑来代替死刑,不过,他们的无期徒刑跟我们的不一样。它们的无期徒刑基本就是关在里面一辈子出不来了。”陈忠林说。

“宽的成分多一些”

    与学界一致呼吁延长刑期相对应,司法实务界不少人士对延长刑期的方案持反对意见。北京刑辩律师孙中伟向记者表示,刑罚改革的趋势应当是逐渐减轻刑罚。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高铭暄亦认为,现在让整个刑罚体系趋向严厉的话,不符合目前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
    倘若说减少死刑是改宽,而延长刑期则是改严,那么,在同一个修正案里,同时出现一方面减少死刑,一方面又延长刑期的局面,这究竟是要改宽,还是改严?
    对此,陈忠林的解释是,这与我国此前的刑事立法比较混乱有关。“比如说死缓,判处死缓的人,很多都通过缓刑最终减为18年,这直接导致死刑与死缓之间的巨大差别。”
    王平表示,现在很多学者,包括司法界的高级官员都认为,死刑削减后,有必要适当加强刑法严厉性的力度,还有人说,要把有期徒刑刑期提高到30年。
    “不能说提高有期徒刑的上限,跟这几个罪的死刑取消有直接关联,这事实上是跟刑事司法政策有关。”王平说。
    阮齐林则认为,延长刑期,实质上只是作为减少死刑的配套措施。“一是减少死刑后,要让其他的刑罚手段跟上;另外一个是,原来判死刑的,现在不判了,又关的时间太短,老百姓会有意见,这样延长刑期后就平衡了。”
    孙中伟向记者解释:“这是在用延长刑期作为交换条件,达到减少死刑的目的,因为只有这样,公众及立法机关才更容易接受废除、减少死刑的观念。这不失为一种逐步废除死刑的好方法。”
    陈忠林称,刑期延长有助于减少民众对死刑的抵触情绪,也是有数据支持的。“有调查证据证明,用30年来替代死刑,那可能废除死刑的反对率就可以减少一半以上。”
    尽管学界对此还有部分争议,但更多学者的总体印象是,此次刑法修改,贯彻了当宽则宽、当严则严的精神,一定程度上说,“宽”的成分多一些。

“废除死刑应司法先行”

    中国刑事立法过程可谓曲折。1979刑法出台前,刑法草案已历经38稿。而1979年刑法共计192条,其中死刑罪名仅28个,且15种集中在危害国家安全罪,属备而不用,从而体现“慎杀”的思想。
    但在1982年“严打”期间,多部单行刑法增设死刑,死罪呈滥用趋势。至1988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共颁行24部单行刑法,107部附属刑法,使刑法变得分散杂乱,司法工作亦十分混杂。
    由此,1997年刑法重获修订,将之前的单行刑法和附属刑法纳入刑法,死罪增至68种。此后至今,共有7次刑法修正案问世,逐步完善了刑法分则。
    此次修法,拟取消13项死刑罪名,同时延长刑期,无疑是驶入刑法改革“深水区”,亦是1997年刑法历次修改以来,动作最大的一次。
    山东大学校长徐显明高度评价了此次刑法修改。不过,他认为,此次修改,还是没有从根本上解决死刑偏重、生刑偏轻的问题。
    徐显明强调,对一些主观恶性强的严重犯罪可以规定不得减刑和假释,让罪犯终其一生在监狱里度过,这种处罚效果,甚至比死刑对一个人的震慑力更大。
    而对于减少死刑,他认为步伐可以大一些。“中国自死刑复核权收归最高法院,较大幅度减少死刑后,社会治安状况没有恶化,反而好转,就是最好的证明。”
   时延安告诉记者,对于主张废除死刑的人来说,这个步伐确实不快。不过,他认为,立法者也有个立法策略的问题,操之过急,可能引发社会的反弹,反倒不利于最大限度地限制死刑。曲新久亦坦言,改革需要一步一步走,步伐太大可能会造成民意反弹。
    陈忠林告诉记者,我们国家情况比较特殊,如果把世界上没有废除死刑的国家总人口数加起来,实际上是比废除了死刑的国家总人口数还要稍微多一些。“只要是人口大国,一般废除死刑就比较困难。”
    有报道指出,改革如此曲折,一方面,是“乱世用重典”的刑事思想仍在政府部门、司法机关和民众中颇有基础,这使得“宽严相济”的刑事司法政策在遭遇“严打”、“打黑”、“扫黄”等运动式执法时,仍时有反复;另一方面,在目前的社会转型期,维稳成本居高不下,保持死刑的威慑作用被认为必不可免。
    阮齐林认为,一切会顺其自然。他向本报记者表示,限制乃至废除死刑,都是通过司法先行,而不是通过立法先行。司法实践中不去适用死刑,慢慢的死刑也就取消了,由此,也就无所谓改革步伐大不大。



上一篇文章:《刑法修正案(八)》和新《道路交通安全法》5月1日起施行( 2011-4-30)

下一篇文章:79刑法实施以来第一次削减死刑,死刑罪名将由68个减至55个( 2011-5-1)
 
网站地图 - 网站动态 - 热点透视 - 常用法规 - 法律图库 - 事务所介绍 - 诉讼费计算 - 律师律所信息查询 - 法规查询 - 友情链接
地址:上海市徐汇区中山西路2025号永升大厦1510-1513室(200235) 传真:8621 6439 7370 电话:136 6153 6641
声明:本网站使用的图片、文章除原创外均来源于网络,且用于非盈利目的,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敬请告之,我们将立即撤换。
网站版面风格及原创图片、文章 版权所有 如需转载 请事先联系 网站开发及维护 oldog.studio@gmail.com
本站PR值5 沪ICP备06011517号